归来

命运总是定期清空我的记忆。我有一个再也不用的名字和博客;有一篇第一次写完了开篇的小说,三千字,存在手机里,和E71一起在夜半的五道口不知所踪;有一些无法复制的影像和声音,伴随电脑、录音笔、相机,在寒冬的房间里被闯入者窃走;还有很多在路上的碎碎念和朋友们的嘘寒问暖,伴随着两个微博账号,一起被强制删除。我总是来不及备份。它们不管不顾地从你生命中撤退,缓慢而坚定,你试图写下来、吞下去、粉碎了揉进身体里,都没有办法。眼睁睁地看着它们消失,看它们在你身后混沌成了一场大雾,无处可追。

念念又如何。念念不忘着,许多人和事就这样忘记了,变成了身后一条淡淡的轨迹,甚至连轨迹都没有。前行茫茫,后顾苒苒,原来无论如何,亲人和美,家庭幸福,都改变不了那件事:你必是孤独地进入生命,末了孤独离开,没有人可以真正陪伴。

那么,就勇敢一点,开始吧。

打开自己,让生命进来,自由,自在。

2012 年 4 月 17 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