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最遥远的路程

太久没有只为自己写字了,给许多篇小说写了开头,都没法继续下去。每天都在写字,却找不到合适的表达方式送给自己。是困惑太多,还是记忆太少,我分不清楚。

有人说,他想和这个世界谈谈。我却对谈话这件事发生了恐慌。每天都在和这世界聊天,有时很暴烈,有时很温和,有时泪流满面,有时目瞪口呆。职业要求我做一个局外人,所以我学着靠近而不融入。我和他们相处,观察他们细微的嘴角颤动,听他们因为恐惧而略显空旷的声音,不激怒也难劝慰,带走他们一生的故事,然后平淡地说声谢谢。那些马上就要忍不住的柔情万种,只能忍住,因为在真相的“公共性”面前,这些显得轻如鸿毛。转过身去,把故事缓缓吐出,狠狠过滤掉自己——最后却又常忍不住,留下一点曾动情的痕迹。
迎来,送往,让世界在身上哗啦哗啦踩过,拍拍土站起来,你,还是一个局外人。

身后的行囊空空,习惯性地四顾,像等待喂食的宠物,在这个用荒诞豢养了你的世界里找寻,激情与平静,故事与永恒。喂喂,可是,你呢?你在哪里呢?
你找到了世界,一个沉沦得如你所痛的世界,一个疯狂得如你所愿的世界。你觉得自己可以有所作为。可你赖上了他,他笼罩着你,给你勇  气给你骄傲给你清高给你悲悯一切的良好感觉。你勤勤恳恳依他而行,然后,丢了自己。
不合时宜地想到《颐和园》里的一句话:战争中你流尽鲜血,和平中你寸步难行。
这是最最遥远的路程,但起点与终点都不在世界的任何角落。
你需要懂得世界,但你必须面对自己。
如果你缺少真正的想象力,缺少审美,缺少远离人群去自处的能力、远离队伍去判断的毅力,缺少承担责任的勇气;你所存在的任何一个世界,怎么可能是健康并且美好的呢。
这个自由美好的世界,怎么可能真正降临呢。
一人一世界。这是最最遥远的路程,我只想和自己谈谈。

2010 年 10 月 23 日

最最遥远的路程 已经有一张纸条儿了

  1. “一人一世界。这是最最遥远的路程,我只想和自己谈谈。”

    写得真好, 真的好爱你的文字。这篇是最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