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

回忆在橙色的沙发上搁浅了,屋子里只流淌着肖邦。

音符沿着头发滚落,一直滴到睫毛上,心口里,手指尖传来微微颤抖的暖意。

远处,那个灰蓝色眼睛的男人一直低沉地站着。

他从没有讲过仁慈的故事。他的镜头像手术刀一样冰冷而坚定。一切坚固的东西在那里烟消云散。

偶尔他停下来,闭上眼睛。不是不忍苦楚,而是守住尊严。

T说,Herzog是他的英雄。在孤独的最深处,他迎接住他,指引他的目光。

那是一个更加宽广、深邃、拒绝了人类式幻想的世界。人在其中的卑微,成就了另一种高贵。

常常地,我看着他们两个人的背影,心里生出金色的忧愁。

我知道,正如没有办法分享的这一个晚上,这是我没有办法分享的一场爱情。

它没有纪念日,没有五光十色的承诺,没有咋咋呼呼的惊喜。

它柔情深种,但是云淡风轻。

在灵魂深处,我看见他的影子。

原来你也在这里。

如此而已。

2012 年 7 月 19 日

原来 已经有一张纸条儿了

  1. 贾葭 说:

    纸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