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关

     许多天没有更新blog,遗漏了许多重要的情节。用邱总的话,是“丢失了生命的碎片”,呵呵。
 
     爸妈来香港,深圳的小肥羊、帅哥许知远、话剧茶馆、毛俊辉、濮存昕、弱智记者、天星和冰点、北京,等等。 但是太累,这些天太累。时间宝贵得几乎看不到,全部埋在荧光屏、昏暗的房间、或者还没有睡热就要爬起来的被窝里。想念许多朋友,galaxy,丘丘,欣,沉默,桂花,猫,本,阿笑,都没有时间去见,广州、深圳,更别提北京、上海。遥远东方来了香港,我只能在电话里听听美人好听的声音,而无缘相会。
 
     艺mm说这是年关到了,因为风子在深圳每天睡四小时苦熬了一个星期,最终被同样熬不过年关的兄弟抢了箱子。这两人花了五个小时从广州挤回香港,肿眼睛红耳朵憔悴的样子让人想起杨白劳和喜儿。周末在家,几个人疙瘩满脸,相顾无言。累啊,原来年轻人都是这么混的。
 
     在msn上遇到了十二年没见的宇江,说起这个年份的时候,我俩自己都吓了一跳。十二年,听起来我们都很老的样子。他在遥远的牛津,英国时间早晨五点就出现在msn上,说是失眠多年。牛校就是不一样,压力大得所有人失眠,还有很多学生得抑郁症要去看心理医生。还说到了小学同学嵩松,老师很喜欢的小帅哥,听说现在香港摩根IBD厮杀,原来这么近。
  
     从记忆里打捞起一些名字,感觉很温暖。似乎小时候一些微弱的回忆,一下子就可以跨越过很多很多事情,很多很多年,在今天惺惺相惜。
 
     突然想起在南方周末上看到的一句话:多年以后,当我们偶然相逢在陌生城市的街头,会发现,这个世界真的很仁慈。我曾经把它送给大学里的岭南人,现在我收到了礼物。
 
     年关将近,谢谢很多朋友的陪伴,上班的时候肯陪我聊msn,肯用宝贵的时间听我讲些大而空、形而上的话,问一些毫无意义的问题。世界很仁慈,因为有你们。

2007年1月25日

年关 已经有 10 张纸条儿了

  1. 偲偲 说:

    嗯嗯。。。都是被压迫的劳动人民。
     
    想想我在除夕要考门大试。。。你还是很幸福的。

  2. hao 说:

    你msn常是忙碌ing

  3. Karen 说:

      很充实的生活。
      真的很充实!

  4. 娴芝 说:

    盼望着过年了:)新年又快来了,,又有新的希望了:)

  5. Lin Na 说:

           喜欢那句话啊。
            

  6. Brimstary 说:

    :)
    同问楼上丘丘好:)

  7. 说:

    虽然我总是不在你的list里面
    但还是很喜欢上来看看你写的东西 :)
    也许不仅是因为,这年头让我觉得有文学性的blog太少了……
    还因为,想起我的朋友来的时候,还是会常常想到安安喔!

  8. 艾墨 说:

    傻傻的SISI,你一早就在我的LIST上了好不好。。
    “西西”是你啊。看见就想起西瓜,哈哈,水嫩水嫩的~~

  9. 说:

    hehe…傻安安~我不是说的这个list啊~
    说的是你想念的朋友的list喔~~ 😛
     

  10. 艾墨 说:

    :p 丟人了。。
    我寫的list是我知道還有可能去實現的,還有許多朋友,像你、Misa還有好多人,都流落在國外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