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弹真实

      最近一段时间,总是有打开博客无话可说,或者无从去说的尴尬。
      我的工作,每天就是和文字打交道,各种各样的手写体、繁体字、错别字,还有各种各样,需要从我脑袋里挤出来的语言。但是文字不总是优美的,新闻政论尤是如此。事实的意义大于任何形式,思想的力量可以傲视一切词藻。当文字是用来表述复杂的政治现状、思想解读、文化领悟,它的作用,似乎就仅限于一个精确的载体。
      我一度很喜欢这个状态。
      因为这个状态接近于我理想里的纯净和深刻。没有虚华的东西,无限逼近真实。
     
      我猜这是一个新闻工作者的好状态。
      不过在脑袋里仍有那么点儿“修正主义”小火苗的时候,在打开博客想要闷骚一番的时候,在自以为得意的美好词汇被编辑刷刷砍掉的时候,心里的彷徨仍然嗞嗞生长。本能地捍卫自己的稿子时,我才意识到,对一个写作者,自己笔下的每一个字,也许都有别人不能完全理解到的内涵。文字的文学功能,是我没法舍弃的,尤其这个时候,文字其实是自由的,借助我的力量表达它自己。
      但当这些幽默的、优美的、忧伤的文学词语从笔下流出,映照出的往往又是自己最大的虚荣和尴尬:它们传达的,真的是它们原本要表达的东西吗?平淡的故事,为什么会在书写出来的那一刻,变成戏剧,或者半推半就的谦卑?回头看看自己记录的那些人和事,洋溢着小说式的美好或者悲伤,似乎生活在进入记忆的同时,已然经过文学化的工序。
 
      实在不应该怪罪文字,文如其人。何况真实,本身也是个诡异的词语。追求真相的新闻,每一天,都在一个“吸引眼球”的标题,和一个“逼近真实”的陈述中间挣扎着平衡。更不用说被各个当权者随意强奸的历史。而在每一天的生活中,真实和虚构的差别又有多大?还是生活只是在潜意识里,不断地把真实虚构化,再把虚构变成真实?
 
      Anyway,写到这里,我已经晕了。前两天还在和室友们讨论,人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变量,变量的人在记录变量的人的生活和历史,还想从中探讨出个定量的“真实”来,即便抛开表达的扭曲,单是从认知上,怕也是不可能的吧。   
      

2006年12月13日

乱弹真实 已经有 6 张纸条儿了

  1. 娴芝 说:

    “生活在进入记忆的同时,已然经过文学化的工序。”有感触。
    ———所以看别人文字下的生活,总是觉得鲜活或美丽或绚烂或纯美或潇洒,或被文学化的凄美和忧伤
    --看上去很美
    甚至自己曾经的生活,被自己的文字流淌出来,变得很“美”。
    其实,yy一下没什么不可,美好都是我们一直向往的,即使是脑海中的过去,呵呵

  2. 西雅图未眠 说:

    能让文字表达抽象的意思,是一种文字的境界,在那里,文字是自由的,而写字儿的人却变成文字的奴隶,并及此通向思维的自由。

  3. 西雅图未眠 说:

    能让文字表达抽象的意思,是一种文字的境界,在那里,文字是自由的,而写字儿的人却变成文字的奴隶,并及此通向思维的自由。

  4. 艾墨 说:

    zangnv姐姐比我逻辑清晰多了,哎,就是这个意思。你两句话就说明白了!

  5. 说:

    不记得是谁说的:思想是一只鹰,在语言的牢笼里,它只能展翅,而不能飞翔。
    把中国语言文字掌握得如同安安这样,真的很值得骄傲了 :)
    文字不是数字
    真实与否,也许在你的职业范畴里很重要
    下班时间,文字只是与我们沟通的方式而已
    重要的是能传情达意
    对吧? :)
     

  6. 西雅图未眠 说:

    哈,我常看你的博儿,觉得你的思维才是敏捷呢,多写点吧,让我知道还有一种人是这样活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