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采访到斯蒂格利茨了

      纪念一下呵呵……这算是俺的第一次正式和名人交谈吧。虽然偶的同学们已经采访过很多名人了,不过对我而言,真的算是一个开始。当然,采访只是持续了几分钟,问了五六个问题,而且事后想想很多都巨愚蠢……唉见名人兴奋阿,俺就是一大俗人。晚上和爸妈打电话还让他们误以为我已经能和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有板有眼地讨论经济局势了。羞愧……
 
      我微薄的经济学背景也算是读斯蒂格利茨的《经济学》启蒙的。原本以为这个老头和纳什之类的诺贝尔得主一样不苟言笑,醉心学术,甚至有轻微的神经质(天才都是疯子嘛)。昨晚花了大半夜做了功课才发现这个老头还蛮可爱的,有点像学术界的潘石屹。喜欢和媒体打交道,喜欢研究实证命题,喜欢到处作演讲写散文宣传自己。但也真是天才,从最最基础的经济学基础理论建树,到信息经济,到经济理想与经济现实之间的平衡,这个笑眯眯的老头都显得举重若轻,游刃有余。他有很多金光灿灿的头衔,是克林顿政府的首席经济顾问,是世界银行的首席经济师,是哥伦比亚大学的经济学教授等等等等。记得在哥大的网页上看到他的简历,恨不得连舌头都吞下去……那是我迄今为止见过的最长的简历,有56页……
 
      但是这个老头对中国很友好。呵呵。跟很多市场经济膜拜者不同,他一直倾向于合理地使用政府权力,政府调控,而反对美英这样的西方国家把完全的市场经济强加给发展中国家,甚至冠以民主的名义。在他的观点里,东亚的成功,尤其是中国和韩国,恰恰是因为他们没有遵照西方世界的建议进行改革。相反,所有不折不扣贯彻世界某某组织市场经济建议的转型国家,几乎统统转型失败。比如俄罗斯,比如泰国,比如拉美。1990年,中国的GDP仅是俄罗斯的60%,到2000年,仅仅十年,这个数字恰恰相反。
 
      在一片拥护wto拥护地球村的声音里,他也旗帜鲜明地反对现阶段“非恰当”的全球化。“全球化是一个发达国家制定游戏规则,发展中国家被迫去玩的游戏。”全球化让世界成了一个统一的大市场,而把原先政府宏观调控的权责转移给了国际经济组织,比如世贸,比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这些组织相当于一个国家内的政府,制定各种财政货币政策。但是恰恰,制定决策的这些组织代表的是极少数富国的利益,而被制定出的决策却被强加在了毫不知情的穷国面前。这样的全球化,只能是让富人更富,穷人更穷。
 
      斯蒂格利茨来香港的时候,刚好赶上WTO峰会在香港召开,也刚好和那些千里迢迢来香港反wto游行的几千个韩国农民同时到达。不过他老人家似乎已经对wto极其疲惫了,重复了上百变的话题对他来说显然缺少新意。于是去岭南接受个荣誉博士,来港大传媒学院溜达一圈,讲讲媒体,签签名售售书什么的,在众人后知后觉地开始大张旗鼓地反对全球化的时候,这个反全球化的先驱老头,已经开始以看客的姿态,悠闲地看起热闹了。

2005年12月13日

我采访到斯蒂格利茨了 已经有 3 张纸条儿了

  1. 偲偲 说:

    真是和我接触的完全不一样的世界.能够作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并且为之不懈的奋斗和努力…..祝福你顺利.

  2. 艾墨 说:

    感激你天天都来捧场阿,55555

  3. 说:

    想知道你问的是啥问题……也想听他的答案,最好有签名书瞻仰瞻仰……嘻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