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男人和小乌龟

1、
  如今很流行老男人合伙出来骗钱,还都是三个三个的。
  罗大佑、李宗盛、周华健的纵贯线没有赶上,赶上了昨天的“三个好男人”演唱会:陈升、张宇、黄品源。
  本来没有抱太大期待,是冲着几百年没在香港露面的陈升去买票。看着海报上三个尴尬的面孔,还好心地替他们难过,哎,你看,人老了就是这样,哪怕歌曲遍布卡拉OK,还是得合伙才撑得起红馆。
  不过晚上走进红馆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我实在是过虑了。老男人真是帅啊,那个帅法是历久弥新经久不衰的,台上一站那叫一个范儿!明明长得歪瓜裂枣,可全场的眼光就是嗖嗖地往他身上集中。什么叫气场!

2、
  陈升被尊称为“升哥”,穿着短裤上台,经常装嫩跺脚撒娇,摆V字做鬼脸,跳跃的时候呈超级玛丽状,还就着话筒架大跳钢管舞,左摸下张宇,右亲口品源,要么疯癫顽童,要么一派天真。可怎么疯,怎么可爱,还是掩不住那一身的大佬风范,和镜头拉近时,眼睛里满满的沧桑。
  其实我是因为刘若英才开始喜欢陈升的。陈升流行的时候我还小,总觉得这个男人唱歌油腔滑调、流氓兮兮,理解不了那境界。
直到看了那期著名的“桃色蛋白质”,完全失控了的一场明星访谈,刘若英在陈升对面,一直哭哭哭,几乎是哀求着的眼神,陈升就继续那样流氓兮兮的腔调唱:“我会在遥远地方等你,直到你已经不再悲伤,I want you freedom like a bird。”或者唱更贱兮兮的《风筝》:“贪玩又自由的风筝,每天游戏在天空,如果有一天迷失风中,带我回到你怀中……”主持人侯佩岑已经完全放弃了职责,几乎要跟着刘若英一起哭了。那时候就想,这是什么样的一个男人啊,把好好一个姑娘勾成这样,三十多岁还为他守着,他想起来,隔着千里放个电过来,这边为爱痴狂了,那边还能够不沾衣不带水的。
  慢慢就开始注意陈升,听他以前又爱又恨的情歌,现在越唱越胡闹,越唱越舒展的民腔古调。才慢慢理解了,有种境界是不那么端正的,是亦正亦邪,亦庄亦谐,亦老亦少;是你觉得捉住了,倏地又跑了,你觉得跑远了,扭头一看他就在身边坏笑。这男人内里自信才华满腹,举手投足便没了限制,可以撒娇耍宝,也可以立时凌厉,可以赤子之心,也可以世故沧桑。周围的人尊称一声“大哥”,他永远当自己是这天地的宝贝小孩。靠近他的女人,追着跑,搂着哄,或者被捧着笑,又怎么样呢?升哥还是升哥,你爱得恨得牙痒痒,他就当自己是歌里唱的“风筝”,感天动地,又旁若无人。
  看陈升的演唱会,会止不住想着刘若英。想她来看老师的演唱会,坐在第一排,盯着台上蓝色光束笼罩下的老顽童,紧闭眼睛吹响口琴,他眉头一紧皱,肺腑的声音一响起,哀伤与欢唱遍布舞台,你觉得你就要哭了。
  哎。最危险的男人,偏偏给这个好女人碰到了。

3、
  张宇。《小小的太阳》之前,对这个男人并没有好感。他的声线对少年脆弱的我来说太强势了,像头野兽。直到张星MM在大学宿舍里给我看了《小小的太阳》,就突然被击中了。哇。原来这就是MAN耶。
  但直到昨天的演唱会,我才发现张宇的MAN力真的很强大。嗓子、唱功、幽默感都是一流的,台型更是超棒,三个人的场子,只有他出来的时候气氛可以最热烈。他身材不高,驼背,马脸,论长相实在磕碜,还能冷静地讲自己是三人中的偶像派,和陈升大拼冷笑话,陈升笑抽掉了,他在那里岿然不动。陈升忘词了,唱不上去了,他就在旁边帮嚎一嗓子,那嗓子,真漂亮。

4、
  对,陈升经常忘词。自己写的歌都要看提词器。唱错了就撒娇。张宇和黄品源笑他,怎么有些人自己的歌都会唱错的,他说我又没唱错你们的歌,我的歌反正我自己写的,要怎样唱就怎样唱恩……
  根据剧情设置,在舞台上他的外套被黄品源扒掉了。三人正待唱下一首歌,陈升同学突然把黄品源拉到一边,拽拽人家衣角:“事情大条了啦,你把我外套脱掉了,可是我的口琴在里面……”然后就冲着下降的中央舞台喊:“口琴……口琴……”(汗)相信这不是剧情设置,因为后台的工作人员立刻跑上来送还了口琴,陈升同学的可爱路线还真是很真诚,很成功……

5、
  黄品源。他的嗓音最温柔,他写的《你怎么舍得我难过》,那么老的歌,唱起来还是眼泪哗哗的。
  在陈升同学的可爱路线,张宇同学的冷峻路线之中,黄品源走的是肌肉路线。当众脱衣服秀肌肉之后,他就基本上是背心示人,背一炫彩背带大吉他,远看也算帅,可就不能给近景了,脸上沟壑丛生,真是老了。
  而且这孩子没有幽默感,舞台感也不算好,唱歌的时候往往只有一个手势,就是一只手切菜的动作,不停切,不停切。

6、
  红馆的老男人秀场结束之后,还是兀自激动了好久。尽管唤起记忆的歌曲不多,舞台的梦幻,怀旧的温暖,还是笼罩了我一整个晚上。身边的泥鳅同学也很悸动。他自从昨晚回来,一直到今天早上,都在碎碎念一句歌词:
  “别人都说你是忍者神龟,其实你只是一只普通的普通的普通的普通的小乌龟~诶~”

Set List:

三人﹕鼓聲若響 / 情人 / 大女人
陳昇﹕別讓我哭 / 最後一次溫柔 / Summer
品源﹕小薇 / 狠不下心 / 海浪
張宇﹕雨一直下 / 四百龍銀 / 一言難盡
三人﹕囚鳥 / 把悲傷留給自己 / 白鷺鷥
三人﹕恨情歌 / 紅色汽球 / 誰能讓時間倒轉 / 愛情條約
陳昇﹕One Night In Beijing / 鏡子
張宇﹕沒關係 / 月亮惹的禍
品源﹕一顆不變心 / 那麼這麼為甚麼
三人﹕愛你一萬年
陳昇﹕不再讓你孤單
張宇﹕用心良苦
品源﹕你怎麼捨得我難過
三人﹕Super Star

2009年5月28日

老男人和小乌龟 已经有 7 张纸条儿了

  1. 说:

    唉,老是和你擦肩而过,我们昨晚都在红馆

  2. 说:

    我至今都觉得,陈升的《北京一夜》,传神地表达了我这样的“二世北京人”对北京这个“城”的疏离、梦萦、不解与期待。

  3. 西雅图未眠 说:

    天啊,陈升?!原来刘若英。。。的就是他啊。。。原谅原谅,原谅我这个平时不太看娱乐新闻的人吧。。。

  4. TingTing 说:

    我3月底到香港赶4个老男人的场…还是挺值得一看的!!然后一直关注着他们到国内巡回的新闻..他们的专辑《北上列车》也即将发表了,加了张震岳,3位泰斗级别的老男人突然谦卑起来,还是挺有趣的!!年底到珠三角巡演,有空可看看…

  5. TingTing 说:

    突然忘记问候,你现在还在香港吗?还在亚洲周刊吗? 突然想起…..,好久不见了..上次见面,是不是06年在香港看华健的时候呀?!

  6. Zhuyun 说:

    好文好文,还是超级喜欢你写的文。 “别人都说你是忍者神龟,其实你只是一只普通的普通的普通的普通的小乌龟~诶~” 哈哈很喜欢这句。。。

  7. zhuying 说:

    那期《桃色蛋白质》肯了很多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