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年种柳

昔年種柳,
依依漢南;
今看搖落,
淒愴江潭;
樹猶如此,
人何以堪?

2008年9月28日

昔年种柳 已经有 4 张纸条儿了

  1. didi 说:

    我正继续着我的留级生涯,某日international finance课上内老师把三支粉笔都折断了,他爆冷地嘟囔了一句:Is it made in China again?…
    我觉得应该doubt的不是粉笔,是他懂不懂基本物理用力。。。

  2. Lin Na 说:

        看得都伤心了。 为什么。

  3. Zhuyun 说:

    看得我心都碎了…..

  4. 偲偲 说:

    隐隐的,有点明白阿娇皇后最后在长门命司马相如写下赋的那种凄凉。这次回来,竟然似乎隔了一辈子,物是人非,悲伤到无法自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