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失语

      2007年的尾巴,我活在空前的忙碌和焦虑里。从时间到空间,从工作到心灵。
      我码了不少字给不少人,大多是伴着漆黑的夜色,和电脑辐射下枯黄的双手。
      感谢那些还能让我在文字里说些真心话的人,他们的宽容和信任,让我的失语得到了被强迫的缓解。
      除此之外,我的世界,是奔波,是怀疑,是腰酸背痛,是心力交瘁。
      我搬家了。新家在西湾河,一个美丽的地名,一条斜斜的小街,一个小小的,有阳光的,现在还是半个仓库状态的房子。
      没有风子诡异的笑声了,也没有艺MM的港大故事了。艺MM写了搬家记,她说我一定会写,可我依然无从动笔。
      我去了N趟北京,去采访庞大的话题,用生嫩的声音去质疑部长级的官员。我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搞到了自认的一点独家,文章却依然悬而未决。我想去看看地坛的,那个史铁生的地坛,我想在那里安静地想一些事情,就像西藏,可是我最终没有时间。
      我通宵了好多个晚上,每一次都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
      我常常流泪,一首欢乐的歌都让我莫名眼底湿润。
      生活里,我不相信有些事情会发生。它们发生了,我依然告诉自己,相信将来。
      只是我觉得自己老了,我开始感觉到努力的虚无。
      Anyway,就当我岁末年关,劳累过度,纯粹发泄罢……

2007年12月20日

我的失语 已经有 10 张纸条儿了

  1. Lin Na 说:

         即使失语现实,仍然相信理想;接受现实,但是又高于现实。

  2. 艾墨 说:

    感谢娜娜持久的关心:)我的失语没有那么高境界,都是现实,非常现实。

  3. hao 说:

    现实中,理想变成幻想…
    anyway,加油~~~

  4. 唐子 说:

    安安,注意多休息。有时候觉得传媒真不是人干的。累,泪!

  5. 娴芝 说:

    你永远是我心目中勇敢的若若安:)

  6. didi 说:

    从开学就说要去你那玩儿呢,一直说到明个我考最后一门了…
    不如我去你家蹭圣诞大餐吧,如何呀?

  7. Mich 说:

    找一天不要上班了,好好收拾一下房子或者去南丫岛小住一回吧
    下个周末上你家看看,咱们还没一起吃一顿好的呢…… 搬家以来好像一个多星期没见了。貌似很久哦……

  8. 长风 说:

    呵呵……失语个屁啊,不疯魔不成佛

  9. kuen 说:

    親愛的,看到你這句:电脑辐射下枯黄的双手。馬上望了下自己的手,好在手心是紅暈的,不然—暈倒。

  10. 艾墨 说:

    恩,夜色笼罩下,色彩总是有点失真的……要不僵尸干嘛都在晚上活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